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家们都在咬牙拼命
2020-01-29 13:3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裁减工人只是控制了成本,企业要真正活起来,还得靠产品升级,不断提高产品的附加值。”河南洛阳最大的铝业公司万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姬延召对记者说,我国的铝厂多是生产附加值低的原材料和粗加工铝材,近年来铝价大跌、企业大亏。但市场上,精加工铝材价格仍非常高,一些特种铝材的附加值甚至10倍于粗加工铝材。“我们企业现在正在尽力向精加工铝材转型。靠卖小麦过日子,只会越过越苦,现在必须做出香甜的面包才会有好日子过。”

对民营企业主来说,他们更担心下一家倒闭的企业会不会是自己。陕西宝深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帆对记者说,作为全国砖机行业的老大,2015年公司销售额出现了下滑,自从公司1982年开办至今,历史上只有1997年、2008年出现过全行业下滑。这一轮行业危机来得如此猛烈,眼看一家家砖机企业倒下,仍在经营的企业都越来越感到生存的艰难,现在同行们都担忧在这一轮行业大洗牌中能不能挺过去。

除了控制人工成本、促进产品升级外,有少数过剩产能行业的企业把拥有不可复制的高新技术作为了生存的最大本钱,这类企业往往在同行业中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党委副书记王玉说,当前虽然企业职工收入不断下降,但是职工们对于企业生存的信心还是很大的,这样的底气来自于企业有别于其他煤炭企业的转型升级方式。平煤神马集团延伸发展的都是需要长时间技术创新的产业链,由于技术门槛高,其他煤炭企业很难进入这些高端产业链,平煤神马集团从中获取了大量的利润。如今经济一再下行,这些高端产业链仍能赢利,而且订单源源不断。“即使全行业倒下,我们也是最后一个。”

国内大量企业产能过剩,很重要的原因是由于技术水平落后,产品只能处于市场低端,这需要国家大力推行关键基础技术的协作研发,为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技术支撑。以我国碳纤维产业为例,据记者调查,一方面目前行业内已建和在建的年产能过万吨,但每年实际产量不足2000吨,产能大量闲置;另一方面自给率不到20%,大量高端碳纤维需要依赖进口。要突破核心技术、进入高端市场,靠一家企业的努力十分困难。如果国家能协同全国技术人员解决关键的基础技术问题,就可以改变国内企业只能集中在低端市场的现状。

在自我努力求生存的同时,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家们希望国家能给予更多的政策支持。他们对于目前中央的减税和财政支持安置职工的政策十分拥护,认为这样立足财政的“输血”政策十分有助于企业转型发展,希望政策力度能更大些。除此以外,不少企业期待中央还能给予他们“造血”政策,在技术开发、金融创新、政策配套等方面做出大的变革,让企业获得更大的自我发展动力。

“另外,改革政策的配套措施也要及时跟上,不然再好的政策也白瞎。”陕西精功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总经理唐明才对记者说,中央近年来出台了低空开放改革的政策,旨在让通用航空市场发展起来。然而,由于空域管理技术提升、通航细则制订、通航机场建设等配套措施迟迟跟不上,时至今日,国内通航市场仍然非常小,通航企业的作业能力严重过剩,多数企业出现亏损。“国家在政策改革方面若只是上面有一个好的口号、下面没有具体的措施,什么也不会有大的改变。”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行业形势,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家们都在咬牙拼命,想尽办法为工人找出路、为产品谋升级、为企业求生存,希望在残酷的经济环境中活下来。在中央支持职工安置政策的同时,企业也积极拓展新业务、研发高新技术,实现自我转型升级。

融资问题是产能过剩行业企业普遍遇到的另一难题。为继续生存下去,企业目前纷纷加大投资转型升级,然而相当一批企业由于缺少抵押物,银行贷款困难,转型“骑虎难下”,急需国家金融创新给予支持。“我们现在不作为就是等死,虽说加大投入可能会‘死’得更快,但还是有一线生机。”陕西汉中市绿娇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莫仪辉说。一些企业家建议,希望国家采取类似王安石变法里的“青苗法”,在转型资金“青黄不接”的时候,对于无法提供抵押物但转型前景良好的企业,能给予融资支持,不要让企业倒在由弱变强的路上。

“我最担心的是安排在二三线工作的职工生活能否过得下去,这涉及数十万职工及家属啊。”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党委副书记王玉告诉记者,平煤神马集团是河南省最大的煤炭企业,有23万职工,加上家属几乎相当于公司所在城市平顶山市的小半个城市人口。从2013年起,公司效益逐步下滑,职工收入大幅下降,尤其是二三线的工人月收入普遍在一千元上下。这些人中年纪大的,计划向省里申请提前退休或企业内退,但是不到年龄的还有很多人。平顶山市最低工资1200元,很多矿上的家庭仅靠一个矿工的收入,一个月一千元养家糊口实在困难。

记者近日对国内部分产能过剩行业的企业家采访发现,这一企业家群体心态普遍比较焦虑,为生存绞尽脑汁,他们期盼政府在出台减税、财政支持安置下岗工人等“输血”政策后,还能尽快出台一些立竿见影的“造血”政策,使他们能熬过当前行业不景气的“冬天”。

除了担心职工的生活是否稳定外,不少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还怕辜负组织的信任,无法维持企业的生存。陕西省一家国有企业的老总对记者说,自从全行业过剩、产品卖不出后,他遭受的压力一天比一天大。厂里的工人要工作、要吃饭,政府要财政、要gdp。但是辛辛苦苦撑下来,工人的收入还是不断下降,企业亏损还是不断增加。“组织上把企业交给我,我却无力回天,如果企业真在我的手里生存不下去,我实在不知道如何面对员工、面对组织。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睡不好觉,心理压力特别大。”

记者走访了包括煤炭、钢铁、电解铝等在内的过剩产能行业的一批企业家,他们目前一方面对于中央和地方政府开始实施减税和财政出钱安置职工的政策十分兴奋,另一方面对于企业和自身的发展前途仍忧心忡忡。很多企业家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仍是“天天在火上烤”:一怕职工日子过不下去,二怕无力回天对不起组织,三怕企业倒闭、一生心血付诸东流。

很多企业家都把平稳地裁减工人作为中心工作,希望中央支持企业安置职工的政策能尽快落实到位,最大限度地减人。四川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川煤集团总经理刘万波对记者说,川煤5.2万员工按现在的产能规模只需要3.5万人,只要有政策就可以再减1.7万人,这是煤炭去产能的核心问题。

除了向中央要政策外,有一些企业更是积极地自己想办法为工人找出路。中铝贵州分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彭涛说,到2015年8月底,公司需要妥善安置7178名员工,公司没有一味向上要政策,而是通过发展物流贸易、工业服务、现代城市服务、房地产开发、职业教育等,将员工由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转移发展,从冒烟工厂转岗到无烟工厂。公司集结了最难安置的2000多名初中及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员工,组织成立了现代城市服务公司,建成了贵州省首个城市健康养老服务呼叫中心,健康养老业务发展得非常好。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ppjian.cn安徽省蚌埠市椅诘科技有限公司 - www.appjian.cn版权所有